[轉貼][莫顏]戀愛秘書(part 08)

縱欲的結果,便是她恢復上班的這一天,再度面對眾人關注的目光。

  「你感冒怎麼還沒好啊?」

  面對大夥詫異及關懷的目光洛小薰只能苦笑,她脖子上依然圍著絲巾好不容易消褪的吻痕,經過昨晚的翻雲覆雨舊瘀未褪,新痕又起她只好再度心虛的假裝感冒未愈。

  「大概有兩個原因,不是我免疫力變差,就是病毒進化了,呵……」原諒她說謊,她也是不得已呀,嗚嗚嗚——每天用遮瑕膏,圍了好幾圈的絲巾,戰戰兢兢的怕被人發現,她也很痛苦呀。

  平白賺了一個禮拜的假日,她不能再請假了,這樣下去良心也說不過去,何況她不能耽擱客人的緣分,好多相親企劃等著她來進行。

  下個月的聯誼活動是重頭戲,目的是讓條件相當的客戶們做個團體聚餐,這活動要辦得熱鬧,讓氣氛熱絡,但又不失格調。

xyz
  借著團體聯誼,只要氣氛得當,內容精彩,有時候一次就可以湊成好幾對佳偶,為公司掙得好成績,提高配對成功率。

  這成功率,就跟學校或補習班的升學率一樣,對相親銀行的名譽和招客業績,大有影響。

  「咦?小薰你好像變漂亮了呢?」

  「有嗎?」

  「呵呵,那是當然的啦,小薰有愛的滋潤嘛,人家有楊進祥這個帥哥未婚夫。」
xyz資訊工坊

  小薰笑道:「我們解除婚約了。」

  「耶!」話一出口,立刻引起不小的震撼,尤其是清一色皆為女人的辦公室,八卦更是不可少。

  「你解除婚約了?」

  「是啊。」

  面對眾人的瞠目結舌和震驚,小薰依然笑容滿面。

  「為什麼?」

  她聳聳肩。「他愛上別人了。」

  又是一陣譁然,面對眾人驚訝,她還是維持一貫的笑容,其實連她自己都很意外,幾個禮拜前還說不出口的真相,現在卻能自然的說出來了,就像在談論天氣一般,沒什麼大不了,心情意外的輕鬆。

  她並不覺得尷尬或是沒面子,反倒是大家一陣尷尬,一時不知道該接什麼話。

  未婚夫因為愛上別人而解除婚約,這是多大的難堪,消息來得突然,讓大夥一時啞口無言,似乎應該說一些安慰主角的話,但是女主角又面帶微笑,完全看不出有任何難過的樣子,讓她們不知道該說什麼。

  洛小薰從沒想過,自己可以這麼自然的面對眾人驚訝的表情和目光,經過一個禮拜的度假和休息,她把自己的心靈重新打掃乾淨,讓新鮮的思維進來,與其繼續活在謊言和假裝之中,她寧可面對現實。

  她要過嶄新的生活,和楊進祥有關的一切她要全部結束掉,所以她才能如此面對大眾,輕鬆的說出口,不管大家怎麼想,怎麼看她,可憐、同情、或是取笑也罷,她已準備就緒來接招了。

  畢竟,人心不是她所能控制的,就像她不能控制楊進祥繼續愛她,但起碼,她可以愛自己,勇敢接受事實,才能展開新的人生。

  所以,她看著大家瞠目結舌的表情,以沉靜的微笑等待,原來不知不覺中,她已經進化了。

  愛八卦是人的天性,果然在一陣詫異後,開始有人探問——

  「他愛上別人?」

  「是呀。」

  「所以跟你解除婚約?」

  「是呀。」

  「那……你很難過厚?」有人面帶同情。

  「一開始很難過,現在不會了。」

xyz資訊工坊
  「這男人真差勁!」有人義憤填鷹,附和的人也不少。

  「你們認為他差勁?」

  「當然差勁呀!都已經跟你訂婚了,怎麼還花心啊?實在太不負責任了。」

  「就是說嘛!」

  女人們憤恨不平,幫忙開罵那個沒良心的傢伙,她這個當事者以平常心對待,反倒是旁觀者群情激憤,很入戲。

  她點點頭,反過來問大家。「既然他這麼差勁,那麼我離開他,是好事對不對?」

  「對呀!那個爛人!不值得你浪費時間!」

  她再點頭道:「嫁人就要嫁一個好老公,與其嫁給差勁的男人,不如跟他分開較好,對不對?」

  「對呀對呀,沒錯!」眾人頻頻點頭。

  「所以這應該算好事,既是好事,我又為何要難過呢,應該開心才對,起碼我躲過一劫,不用嫁給差勁的男人,所以你們應該為我高興才對呀,是不是?」她用最美的微笑,做了一個最合理的結論,然後望著大家。

  眾人你看我、我看你,應該高興?這話聽起來……似乎很有道理。

  她笑道:「沒人有異議,表示大家很支持,中午我請大家吃蛋糕,來慶賀我解除婚約,逃過一劫。」

  事情,就這麼搞定了,既然主人翁不難過,也不在意,似乎也沒什麼好繼續討論下去的,原本一件聽起來震驚又複雜的消息,最後就這麼簡單的交代過去了,大家各自回到自己的位子上,乖乖去忙自己的事。

  她懸置在心中最後的一塊垃圾,終於清乾淨了,從今而後,她可以敞開心胸,不必隱瞞真相,畢竟已是不相關的人了,有什麼好去在意的。

  她能這麼坦然面對,也是因為她心中現在裝的是另一個男人。

  與帥宇森的事,她並不打算這麼快告訴大家,不是特意隱瞞,她只是想順其自然罷了。

  他們開始於激情,然後步入了成熟的交往,仿佛兩人已交往了好幾年,他們瞭解彼此,也知道對方的習性,不用太多解釋說明,便能明白對方要什麼。

  白天,他們各忙各的,到了晚上,他們纏綿悱惻,汗水交融。

  有時候,是她到他住的地方,有時候,他來她這裏過夜。

  他們兩人都是不到十二點,不會關燈睡覺的那一類人,躺在雙人床上,洛小薰將筆電放在腿上,滴滴答答的打著。

  「你在打什麼?」

  「下個月的企劃。」

  「工作這麼忙?」

  「嗯,下個月要辦聯誼,是我負責的case。」

  「相親聯誼?」

  「是啊,別小看它,咱們能湊成幾對,就靠這種團體的聯誼活動,將條件相當的男女客戶,安排共同參與一個活動,讓大家有機會聊天,又不會太制式或太刻意,反而能讓大家更自然的去認識對方。」

  她時而快速的打著鍵盤,時而思考,有時候又忙著去翻旁邊床頭櫃上帶回來的資料。

  他望著她的電腦螢幕,好奇問:「為什麼我從來沒受邀參加過這種聯誼活動?」

  「因為你不會想參加。」

  「你怎麼知道?」

  她轉過臉,反問:「你會想參加嗎?」

  他沒有回答,猶豫半天遲遲吐不出個「想」字,擺明瞭就是不想,答案顯而易見。

  她拍拍他的肩,安慰道:「別逞強。」像是早預料他會是這種反應,繼續忙她的企劃,嘴角卻泛起一抹好笑。

  這笑,被他銳利的視線接收到。

  好啊,這個小女人竟敢取笑他?既然她要繼續加班忙她的企劃,他在一旁也得找些事來打發時間,原本他就心中不是滋味,被她冷落在旁邊很久了,現在,他知道要做什麼了,而這也是他唯一想做的事——

  不安分的大掌,悄悄探進她的絲質睡衣裏,他一直覺得,任何在她身上的衣服都是多餘的。

  「別吵,我在思考。」她輕聲抗議著,把他的手給推回去。

  他哪有吵?吵是用嘴巴,他只是用手摸而已。

  大掌安分了下,不一會兒,又開始蠢蠢欲動,往她飽滿的胸脯進攻。

  「哎,跟你說別吵呀。」她拍開胸部的大掌,皺眉抗議著,因為磨人的搔癢而無法專心。

  為了不讓那一雙淫手,閑來無事偷襲她的胸部,原本坐臥在床上的她,改而換成趴的姿勢,將筆電放在枕頭上,繼續打上一些筆記。

  此招只奏效三十秒,不一會兒,她一雙往上翹起的纖細小腿,成了新的目標。

  他欣賞著她的小腿和雪足,腳趾甲修整得漂亮整潔,纖細的線條光滑迷人,將這小巧的美足握在掌心裏,愛不釋手的揉捏著,或許是因為他按了幾個穴位,令她舒服得輕吟一聲,所以不再阻止他。

  大掌按壓著她的美足和小腿,望著這雙小腿,就像在欣賞精雕細琢的藝術品那般,漂亮得引人垂涎,湊上嘴來細細親啄。

  有如螞蟻般的麻癢,從美足往小腿延伸,一路往大腿挺進,最後竟然得寸進尺的想脫她的小褲褲,企圖吃她彈性迷人的翹臀。

  「哎呀——」她沒好氣的制止這個大色狼。「放手啦,不是叫你先別吵我嗎,不准脫我的褲褲。」

  她又氣又好笑的嬌嗔,在抗議的同時,一隻腳還放在他臉上,試圖把他的頭給推開,兩手努力護衛快被他拉壞的小褲褲,如果再弄壞,就是這個月的第三條了。

  這個貪吃的色鬼!

  他不但不心虛,還理直氣壯的反過來抗議。「我的工作比你更忙,但是我都沒加班,儘量回來陪你溫存。」

  「那你去加班嘛,我又沒阻止你。」

  「這是什麼話?女人天天加班,把男人晾在一旁。」說著,把試圖溜走的一雙美腿,又給輕易的拖回來,並且欺壓而上。

  「啊,幹什麼啦?」她氣嘟嘟地問。

  「男人在床上,除了那檔事還能幹什麼?」

  「你不會自己玩自己啊。」

  這話讓他啼笑皆非。「你就在我旁邊,卻叫我自己‘玩’自己,你有沒有良心啊?」

  「上次你連續好幾天加班,我都沒一句怨言,也不曾阻止你,而我只不過在床上看一下電腦,也順便陪你,你卻連這點時間都不給我,請問是誰比較沒良心呢?」

  他愣住,一時被她問得啞口無言。

  她漂亮的唇,彎起勝利的弧度,笑咪咪的對他說:「所以呢,請放開我吧,我還得把工作做完呢。」

  放開她?不不不,叫他怎麼放得開?他下半身都已經槍上膛、弓上弦,蓄勢待發中,欲求不滿很久了,哪這麼容易就熄火?

  有聽過點著的森林大火,那麼容易就被撲滅的嗎?

  他擰著眉,不服氣地把責任又推回去給她。

  「你還是沒良心。」

  「我又哪兒沒良心了?」

  「誰叫你勾引我。」

  她沒好氣地問:「請問本小姐用哪一條招式勾引你了?」

  「你知不知道,你披散著頭髮,耳朵上夾著筆,臉上還不小心畫到了一點原子筆痕,認真工作的樣子,美極了!看著這樣的你,我能睡得著才怪,你得負責補償我。」

  「你這分明是賴——啊——」

xyz軟體補給站
  烙下的吻,封住她的嘴,意思就是,辯論結束,賴皮到底就對了。

  他只遵循最原始的欲望,他想吃她,瘋狂的想吃她。

  這身子,總能激起他排山倒海的激狂熱情,但他更愛的,是她的個性,還有這張會說大道理的小嘴。

  說不過她沒關係,他可以動手不動口,直接攻佔她。

  他用最快速熟練的動作扒光她的絲質睡衣,以高超的技巧來使她乖乖降服。

  熬不過他的欺負,這男人的手和貪吃的嘴已太熟悉她身上的每一個弱點,專往她最敏感的地方挑逗,她就算不要,但身子卻不聽使喚,一下子就被他挑起了熱情。

  看來她今晚註定要「加班」了。

  身下的女人嬌嗔的警告他。「提醒我結束後找你算帳。」

  他大笑,以野火燎原之勢,徹底的攻佔她。

  ***

  洛小薰詫異的看著歐姊,也是這家相親銀行的美麗女老闆,對方正笑眯眯的望著她。

  「對,相親,對方條件非常好,希望我幫他物色一個好女孩,我第一個想到的就是你。」

  經營這家相親銀行的歐姊,是個眼光獨特的女強人,她說話總是不疾不徐,有一股見過大風大浪的冷靜自持,但絕不會給人疏離感,而是開朗大氣。

  如今有個千載難逢的好男人出現,她希望可以安排給她最器重的員工。

  「你解除婚約了,不是嗎?」

  「話是沒錯,但……」

  歐姊搖搖頭。「真是個傻子。」

  洛小薰慚愧道:「是啊,我好傻。」

  「不,我說的是你那個前男友楊進祥,他放棄了你,是個不折不扣的傻子,誰娶了你,是他的福氣。」

  她忙搖頭。「歐姊太讚美我了,我沒那麼好。」

  歐姊溫婉一笑。「好不好,我心裏有數,解除婚約也好,表示上天再給你一次選擇的機會。」

  歐姊如此熱心,她不曉得該如何拒絕,而自己和帥宇森交往的事,她沒打算告訴任何人,基於上回教訓,在未有結果前,她想保持低調,何況宇森和歐姊是朋友,既然他沒告訴歐姊,她也不便說。

  「人們常說,女人婚前眼睛要睜大點,可是找物件這事,可不是眼睛睜大就能看得清楚。」歐姊優雅的端起茶杯,淡啜一口香茗後,繼續說道:「女人的婚姻好不好,跟學歷無關,美醜無關,事業無關,而是跟智慧有關,咱們女人選對象,不是用眼睛看,而是用智慧來判斷,經過這次退婚打擊,我相信你也有了一些體悟,是吧?」

  「是……」她輕輕點頭。

  「有些男人雖好,卻不適合當丈夫,有些男人雖不出色,卻是肩膀可靠的伴侶。」

  歐姊放下茶杯,用紙巾輕輕擦嘴,意味深長的點醒她。

  「男人可以是正餐,也可以是點心,看你想吃的是什麼,吃進肚子裏,接下來,就看個人的消化能力嘍。」

  「可是我現在還沒那個心情……所以……」

  「你還年輕,多見見各種男人是好的,這次我幫你安排的相親物件,可是精挑細選的,條件這麼好,我第一個就想到你!這樣好條件的男人,給了別人可惜,你何不先看過,反正也沒損失,不喜歡再拒絕就好了。」

  歐姊語調輕柔,卻有一股說服人的沉穩,令人無法抗拒,而她一向敬重歐姊,也不好意思違逆她,何況歐姊為了她,已經安排了相親,她要是說不去,歐姊雖不會怪她,她卻覺得過意不去。

  雖然覺得不太好,不過她心想,反正只是和對方見面,吃個飯,交個際,應個酬,至少給足歐姊面子,事後她再以不來電為理由拒絕好了。

  「時間是這禮拜六,地點在這裏。」

  歐姊將一張飯店的邀請卡遞給她,上頭有飯店的地址和西式餐廳的名字。

  她看著邀請卡上的飯店名稱,立刻明白,這是一家五星級的高級飯店,而裏頭的鋼琴餐廳是會員制的,若不是會員,得有邀請卡才進得去。

  從這張卡片,她便明白歐姊精心安排的心意。

  她一臉擔憂,有些欲言又止。「歐姊,我……」

  歐姊抿唇溫婉一笑,睿智的目光中有著了然。「就當去見識,成不成不重要,趁此機會修練看人的目光也不錯呀。」

  她松了口氣,感激的望著歐姊,不愧是看遍人生百態,通曉人情世故的聰明女人,明白她的擔憂,也讓她能坦然輕鬆的看待這件事。

  ***

  到了星期六,她一早起床,準備了豐盛卻不失清淡的早餐。

  剛從浴室走出來的帥宇森,下半身圍著一條毛巾;他有晨起沖涼的習慣,結實的胸膛上,還沾著沒擦幹的水珠。

  見到桌上豐盛的早餐,他雙目一亮,青菜水果沙拉,配上自製的柳橙色拉醬,以及沾上蛋汁煎成金黃色的法國吐司,配上香Q有彈性的德國香腸。

  當然,其中最讓人垂涎可口的,還是那個在餐桌旁,身上穿著絲質睡衣,為他沖泡一杯濃郁黑咖啡的迷人女子。

  他走過去,從身後抱住她,大掌隔著絲質布料,探索她的窈窕曲線,先來個開胃菜,親吻她細緻的頸子。

  「早。」她輕笑,每天早上,似乎都要來上這麼一回,已習慣了他說早安的方式,而她的遮瑕膏也升級了,遮瑕效果更好。

  他們雖然沒有結婚,卻已過著恩愛夫妻的生活,充滿了情趣。

  「快吃早餐,涼了就不好吃了啦。」她嬌笑催促著。

  帥宇森終於把目光從她身上移到豐盛的早餐上。「今天怎麼心血來潮,特地為我準備豐盛的早餐?」

  平日,因為兩人都忙於工作,所以早餐通常在外頭解決,偶爾她會弄些方便的鹹粥或是包子,像今日這樣大費功夫還是第一次。

  「慰勞你呀,星期六還得為工作打拚,辛苦你了,而且偶爾換點花樣也不錯。」她笑道,其實是因為心虛,準備這麼豐富的早餐,是為了向他賠罪。

  帥宇森愛憐的望著她,歉然道:「對不起,本來說好今天一起到南部民宿去度假的,卻因為工作臨時取消。」

  「沒關係,以後還有機會,不急於一時呀。」

  她的體貼和不哭不鬧,令他欣慰,而他就愛她這一點。

  「你怎麼不吃?」

  「我的胃還沒醒嘛,這是為你做的,看你吃我就很滿足了。」

  催促他坐下,見他開始吃了,她則在一旁陪他,還偷偷瞄了下時鐘。

  早餐在愉快的氣氛中結束後,洛小薰與他吻別,送他出門,目送他進了電梯後,她立即關上門,將餐桌收拾乾淨,趕緊去梳洗打扮。

  也幸好帥宇森臨時要開會,不然她還真不曉得要用什麼理由跟他說自己今天有事。

  相親的飯局是在中午,她有充裕的時間可以梳妝打扮。

  這件事完全是礙於人情壓力才去的,所以她覺得沒必要告訴宇森,免得他聽了不開心,畢竟有哪個男人會高興自己的女友去參加相親飯局的?所以她決定偷偷去。

  她的想法很簡單,去吃個飯,應付對方,然後拒絕,一切搞定,沒什麼太大問題,就這麼決定了。


發表留言

秘密留言

自我介紹

Author:tcsooatt
歡迎來到FC2部落格!

最新文章
最新留言
最新引用
月份存檔
類別
搜尋欄
RSS連結
連結
加為好友

和此人成爲好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