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轉貼][莫顏]戀愛秘書(part 07)

這樣對嗎?

  她大概是被吻得有點沖昏頭了才會迷迷糊糊的被他牽著走,任由大掌將她的小手十指緊扣有力的帶領著她。

  她不曉得他要帶她去哪兒,卻隱約的知道待會兒會發生什麼事。

  這樣對嗎?

  她的理智一直在問自己並且不斷向自己解釋,前未婚夫今天結婚她承認自己受了打擊,但也不至於自暴自棄到不曉得自己在幹什麼?

  車子駛入歐風庭園建築周圍美得像個隱居在山林間的城堡,她幾乎可以聽到自己心跳撞擊的聲音。

  車子停在車庫裏,他下了車,為她開了門。

  現在走還來得及,可是另一個蟄伏在內心的欲望,卻蠱惑著她將手放在他伸來的大掌裏。

  她肯定是瘋了,才會跟他來開房間!

  這樣對嗎?一路上,她心中不知交戰了幾回,也不斷的問自己,但是她兩腳卻不聽使喚的跟著他走,像是著了魔一般。

  她喜歡他嗎?

  肯定是的,不然她不會讓他吻她,而且為即將發生的事感到臉紅心跳,還有著少女悸動般的期待。

  她被拉進房,當關上門的那一刻,也同時被他困在一小方天地裏,她的背抵著牆,而他的兩隻手臂也橫在她左右兩邊的牆上,一雙眼炯亮似火的鎖住她。

  在他身後的雙人大床,裝飾得十分浪漫,而他眼底灼燙的欲望,正努力壓抑著,像是最後的提醒,如果她後悔,現在逃還來得及,在他出手之前。

  她被這男人深深吸引,他像一頭獵豹,而她是獵物,他對她充滿渴望,這一點令她愉悅,先前的疑惑、害怕和猶豫,都被眼前升起的濃烈欲望所取代。

  她逃不了,不,應該說,她並不想逃,因為她更想知道,這男人會帶給她什麼樣的歡愉和驚喜?他的吻既溫柔又強悍,而在這儒雅高貴的西裝底下,有著什麼樣的胴體?潛藏了多大的能量?

  她想知道當他釋放能量時,是溫柔如羊?還是狂野如狼?她猜,恐怕是後者吧,因為他盯人的樣子,像要吃了她。

  仿佛時間倒數結束,他以一個深濃的吻,揭開了暗潮洶湧的序幕,不再給她後悔的機會。

  他的吻似有一種蠱惑的魔力,堅定地撬開她的唇,探入的火舌放肆吞沒她的呼吸,大掌撫上她的腿,將掌心熱燙的溫度貼上她微涼的肌膚,往上撩起她的裙擺,探索臀部的曲線。

  她心跳得好快,被他撫摸的地方都變得特別敏感,像是正被火苗紋身一般,好燙好燙……

  昏暗的房間中,沒有言語,只有越漸緊促的呼吸聲,有她的,也有他的。

  今晚的夜很漫長,有足夠的時間讓他好好探索她的身子,今晚她是他的,他要搾幹她。

  ***

  像經過洗禮一般,她心口上的傷痛,經過昨夜的纏綿悱惻後,修補了裂痕。

  洛小薰坐在電腦桌前,她現在的腦子,就跟重新灌過程式的電腦一般,外表一樣,但內部不一樣。

  楊進祥帶給她的傷害餘毒,好比電腦的病毒,被清出了體外,恍若隔世的事,她現在腦子裏想的,儘是她與帥宇森的一夜激情。

  「咳——咳咳——」當有人經過座位旁,或是有人往她這兒瞧來時,她便會咳嗽幾聲。

  「小薰,你感冒了?」

  「是啊……」她用故意粗啞的嗓音回答。

  「難怪,我就覺得奇怪,大熱天的你為什麼要圍絲巾?」

  「怕病情加重嘛,而且冷氣很強。」

  「保重哪。」

  「謝謝,咳……」

  當同事走開,她偷偷吐了吐舌。昨夜一戰,她脖上都是青青紫紫的吻痕,偏偏現在是穿短袖的夏天,她只好出此下策。

  她將幾個新加入的曠男怨女建立新檔案,打上他們列舉的相親物件條件,然後開始用電腦搜尋檔案庫,找出所有符合他們條件的人,做第一次的篩選配對。

  無意中,帥宇森的檔案也出現在上頭,她不由得目光凝注,瞧見他的照片時,臉兒不自覺的發燙著。

  昨夜種種畫面,像幻燈片一張一張的浮現腦海裏,昨夜他在她身上所做的每一件事,她都記得一清二楚。

  他……比她想像的還要狂野……

  「哎呀,小薰的臉好紅喔,不會是發燒了吧?有沒有去看醫生啊?」

  「我沒事……」

  「瞧你臉紅成這樣,還說沒事,喂,誰去拿耳溫槍來量一下。」

  「會不會頭暈?有沒有流鼻涕?」

  大夥七嘴八舌的討論,有人還提供自己的維他命C飲品給她喝,最後連歐姊都過來關心,看來她平日做人還不錯。

  最後,眾人一致決議她應該請假回家休息,不該為了工作連身子都不顧,一來養病,二來也避免傳染給大家,歐姊也爽快的答應,要她即刻放下工作在家好好把感冒治好,再來上班。

  為了不辜負大夥的好意,她只好從善如流的「請病假」。

  這樣也好,不然她還得提心吊膽怕被人發現她脖子上的吻痕,最好笑的是,她竟因此撈了一個禮拜的假期。

  走出大樓,今天是風和日麗的好天氣,陽光正暖,她突然冒出一個想法。

  自己有多久沒去度假了?

  她興起了「出走」的念頭。平常除了上班就是待在住處,失戀後,她更是全力投到工作裏麻痺自己,從未讓自己好好休息。

  剛好利用這一個禮拜的假期,趁這個機會好好把自己放空,拋開所有雜亂的思緒,還自己一個乾淨無雜念的心靈。

  下了決心,她說做就做,即刻回到公寓整理簡單的行李,決定讓自己出走一個禮拜。

  她離開了臺北,直接奔向桃園國際機場,不需要簽證便可直接出發的日本,是最適合出走的國家,於是她直接在櫃檯買了機票,坐上飛往日本東京的班機,到達目的地後,挑了一家交通方便的旅館入住。

  這五天,她到處走走看看,坐電車四處吃吃喝喝,沒有目的,想去哪兒就去哪兒,無拘無束的漫步在新宿街頭,將自己的心思放逐,讓雜念隨風飄散遠方。

  即使是坐在路邊的行人椅上,看著來來往往的人,也是一種享受,她已經很久沒這麼放鬆了。

  戀愛讓人盲目,失戀讓人心碎,來到一個沒有人認識她的地方,當眼光放遠後,心情也有了陽光,過去的回憶即使痛苦,但它也終究成為過去了。

  在東京待了五天后,第六天她回到臺北,坐上計程車回到家時,已是晚上十點多了。

  一進門放下行李,她朝浴室走去,把自己一路脫光光,從頭到腳洗了個舒服的熱水澡,然後包著大毛巾走出來,將長髮擦了七分幹,打開輕音樂,然後往客廳的沙發一坐下,整個人像癱了一般,開始犯懶。

  她聽著輕聲悠揚的音樂,合上眼睛,享受回家的感覺。因為太舒服了,她閉著眼,幾乎就要這麼睡去,卻在此時吵人的電話鈴聲響起,打擾了她的安靜。

  好在她的室內電話就在沙發旁伸手可及的茶幾上,她慵懶的接起,困倦的開口。

  「喂……」

  「你跑去哪里了!」話筒那頭傳來低吼,讓她整個人驚醒,也同時嚇跑了睡意。

  她瞪著話筒,很熟悉的聲音,又不太像是「某人」的口氣,讓她有些半信半疑。

  「帥先生?」

  「待在那裏,我現在立刻過去!」嘟一聲,電話掛斷。

  洛小薰拿著話筒,怔了好一會兒,心想發生什麼事了?他的口氣聽起來,像是有人放火燒了他家。
xyz資訊工坊

  等等,他怎麼知道她家裏的電話號碼?還有,他剛才說要過來?

  望著牆上的時鐘,已經十一點了,他……不會是說真的吧……

  「叮咚——」

  門鈴聲在此時響起,又將她嚇了一跳,她站起身,怯怯的朝客廳門口走去,貼著門板,疑惑地問:「誰?」

  「快開門!」

  是帥宇森的聲音,她訝異不已,從掛斷電話到門鈴響起,不過才一分鐘的時間而已,他怎麼這麼快?

  由於太過訝異,她一時忘了自己身上只裹了一條大毛巾,便將門打開。

  站在門外的人果真是帥宇森,就見他氣急敗壞的大步走進來,一進門便把門給鎖上,他渾身的火氣讓她不由自主的往後倒退。

  他怎麼了?像是吃了十斤炸藥似的,她從沒見過他如此鐵青的表情,平常他板起臉孔就很有懾人的威嚴了,如此形於外的怒氣更是氣勁十足,令她無端繃緊了神經。

  「我真的真的很想打你屁股。」他咬牙道。

  「為什麼?」

  「為什麼?你居然問我為什麼?」

  她是真的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了?更奇怪他到底在氣她什麼?

  「我不明白。」

  「你為什麼消失?」

  「我——」

  「為什麼手機沒開?」

  「這——」

  「為什麼這六天音訊全無?你可知道我找你找得快瘋了!你一聲不響的就不見人影,去哪里也沒說,我打到你公司、你家,還有你父母那兒,沒有人知道你的下落,我都快急死了。」

  她一聽,霎時恍然大悟,原來他是氣這個啊,令她更意外的是他的反應,他著急的樣子活似她被人綁架了。

  「你最好給我一五一十的解釋清楚。」

  「我——」她才說了一個字便愣住了,因為身子突然變得涼颼颼,低頭一看,她身上的大毛巾竟在這時候要命的脫落,讓她羞得低呼,趕忙撿起大毛巾包住自己,才抬起的眼在見著他的表情後,又是一愣。

  他眼神依然銳利,渾身也依然冒著火,但這把火,似乎跟剛才的怒火不一樣,而是會焚身的欲火。

  剛才的驚鴻一瞥,讓原本冒火的他,連下半身也著了火。

  她臉紅如火燒,想轉身逃回房間,但她連一步都尚未踏出,就被身後有力的臂膀給摟回。

  「啊——你做什麼呀——」

  「你還想逃去哪里。」耳邊的粗啞聲音吹著熱氣。

  他原本要質問她,為何這六天來消失無蹤,沒有一句招呼,讓他急得快要瘋掉,當發現她平安無事,他從焦急轉為生氣,氣她不告而別。

  可當瞧見她光裸的身子時,體內壓抑的渴望一發不可收拾,思念氾濫成災,他想要她,現在就要!先吃了她,其他的事留後再審。

  他抱起她,直接往房間走去。

  所有的焦急和怒氣,在吻上這個令他日日思念的小女人之際,轉為另一股熱情。

  他一邊吻她,一邊卸下自己的衣衫,迫切的想要她,想要再次把她緊緊壓在身下,感受她的迷人,以及耳邊求饒的嬌吟。

  她有好多話想問他,但沒有開口的機會,當兩人再次陷入雲雨中,那日的激情熾愛再度重燃。

  他像一把火,而她喜歡這把火,也思念這把火。

  這一回,他比上次更加狂野,像是帶著寵愛的懲罰,薄唇啃咬著她嫩若嬰兒的肌膚,她才剛褪去的青紫,又再度烙上新的印記,屬於他的印記。

  那一夜的激情,持續延燒著,他每一個吻和撫摸,都帶著侵略性,像是要徹底的征服她,也像是在對她說,她是他的。

  她陷入了他的風暴中,猶記得一個月前,兩人還是客戶關係,誰曉得世事多變化,他沉穩內斂,她謹守本分,看似兩個性冷的人,竟天雷勾動地火,進展迅速。

  他的怒,帶著狂烈的眷戀,她不是不懂,只是故意忽略。事實上,她很高興他的反應如此激烈,這代表在那一夜之後,兩人之間並沒有劃下休止符,而是更多的驚嘆號。

  這自律甚嚴的男人,正為她瘋狂,她的唇邊不由得沾染的笑意,不小心被他瞧見了,他能感受到她嘴邊的笑意所代表的意思。

  這個磨人的小東西,竟然敢笑他?他得好好的教訓她,才能叫她不可小看他。

  撫摸的大掌,出其不意的往雙腿間的柔嫩探索,觸及她最嬌弱的敏感處,果然引得她驚喘。

  他唇邊俊逸的淺笑,勾出一抹狡黠。

  她喘息的抗議。「你故意的。」

  「對。」他爽快的承認,而且不打算停止折磨她,廝磨的指尖越來越深入。

  她忍不住拱起身子,因這份折磨的快感而暈熱顫慄,後悔自己不該偷笑他,這可惡的男人有仇必報,她不過……就是失蹤幾天而已嘛。

  「為什麼不告而別?說。」

  「我……為什麼一定要跟你……交代……」

  當然,這回答並沒讓他滿意,深入淺出的指尖,摩撚得更加緩慢,停留得也更久,摩出她的濕潤,以及一連串求饒似的呻吟。

  他很樂意一整夜不睡覺,好好的拷問她,將她逗弄得無法自拔,卻又遲遲不讓她解脫。

  與這男人過招,她根本不是對手,倘若再不投降,這男人肯定不介意折磨她一整夜,於是她選擇認輸了。

  「好嘛……我……」

  「什麼?大聲點。」

  她羞愧得咬牙嬌嗔。「我錯了,行了吧。」

  「求我。」他命令。

  她望著上方英俊的面孔,這男人笑得邪惡又頑皮,就是要欺負她,但……這也是他的魅力所在。

  「求你……」

  「求我什麼?」

  她將早已燙紅的臉蛋,埋入他頸窩間,小聲的哀求。「求你……給我……」

  她的臣服令他滿足,也讓他心火沸騰,事實上,他早等不及了,她一哀求,他便迫不及待的將灼熱的欲望擠入她腿間,進佔她最深處。

  饒她?不,這是懲罰的開始,每一個緩慢的挺進,比指尖更磨人,他不只要她呻吟,還要她哀號哭泣。

  是她先折磨他的,這些天來,她的失聯快逼瘋了他,害他吃不下飯,連工作都受到影響,所以他要討回這六天的帳,漫長而折磨的討回來。

  幽室內,嬌喘一聲又一聲,久久不止。

  ***

  過後,她癱軟的枕在他的臂彎中。

  他全身的戾氣已消失,化為似水柔情,在她身上印下眷戀的點點親吻,像是一隻被喂飽的獵豹,不再因饑餓焦急而憤怒,最終得到了撫慰而變得溫順。
xyz

  兩人躺在床上,她悄悄抬眼,見他眼睛是閉著的,而且現在已經是淩晨了。

  她悄悄起身,想下床,但才離開他的臂彎不到幾秒,又被有力的手臂圈回去,讓她不小心改為趴在他的胸膛上,對上黑暗中那對炯亮的眼。

  「去哪?」

  「喝水。」

  他看著她,像是在考慮要不要放開她,令她感到好笑。「三更半夜的,我光著身子還能去哪里?」

  她隱約瞧見他唇邊揚起的弧度,腰間的手臂這才鬆開。

  她去廚房倒了杯水,然後走回房裏,兩人共用同一杯水,她並沒有開燈,因為這是她的地方,閉著眼都能走,而且借著月光,還是可以看到周圍景物。

  可她才坐在床邊,床頭櫃的燈突然被打開了,昏黃的燈光照亮了臥房,也照亮了她一絲不掛的胴體。

  她忙想拿被子遮住身體,可這男人壞壞的阻止她的企圖,抱著她的腰,不讓她有機會躲回被窩裏。
xyz資訊工坊

  她沒好氣地道:「放手呀。」

  「不放,免得你又想偷跑。」

  「偷跑?這是我家耶,我想去哪就去哪,這是我的自由,你好像沒理由限制吧?」

  那揚高的眉毛,又擰向眉心。「這話聽起來,好像吃幹抹淨就不認帳了。」

  她理所當然地道:「我們不是一夜情嗎?」

  好難得見到那張內斂的俊容,竟也有震驚的表情,像是受害者一樣的瞪著她。

  「你以為我是那麼隨便的男人?」

  她故作糊塗的反問:「不是嗎?」但一出口,她就後悔了,因為她很快得到懲罰。

  「啊,好癢,不——不要——」

  「道歉。」他命令。

  「好好好,對不起嘛,你不隨便,你一點都不隨便。」她喘息地說。

  這還差不多,腰間的掌指這才停止搔她癢,但也仍威脅的環著她的腰不肯放開。

  「你不是喜歡她嗎?」那個「她」,自然是指他未來的大嫂鐘雪梅,他心中有喜歡的女人,為何還要跟她計較是不是一夜情?

  他反問:「你不也是喜歡他?」這個「他」,自然是指楊進祥了。

  她拉下臉。「他是別人的老公了,跟我無關。」

  「同理,她將是我大哥的妻子,也與我無關。」他彎起唇角,愛看她氣呼呼的樣子,堅定的撇清跟那男人的關係,這令他心情非常好,原來自己是那麼在乎她心中是否可以把那男人拋到九霄雲外去。

  他翻身壓上她,將話題結束於纏綿悱惻的深吻,就算她心中還有那男人殘留的影子,他也會徹底清乾淨,一絲不留!

  她感覺到他身下的硬物,再度抵上她軟嫩的花蕊。

  像是要把一個禮拜的分給補完似的,不規矩的大掌又在她身上遊移,她嬌吟一聲,無法拒絕他的需索無度。

  看來,這男人今夜是不打算睡覺了。


發表留言

秘密留言

自我介紹

Author:tcsooatt
歡迎來到FC2部落格!

最新文章
最新留言
最新引用
月份存檔
類別
搜尋欄
RSS連結
連結
加為好友

和此人成爲好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