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魂戰無雙》-魔獸三國誌- 第七章、強獸族(之二)








【第五十七 回、滅門】




夜晚。


石屏原軍方酒館。


 


「來來來!乾完這杯!」


「誰要是沒喝完,就是看不起老子啊!」


「少喝點啦,等等不是還要值勤?」


酒館內,神翼族士兵三五成群,歡天喜地的慶祝今天第三次順利擊退魔族大軍。


吧檯前,部士刃端坐,小口小口地喝著自己弟兄請的啤酒。這時,一個俊美男子坐到他身旁的空位,開口說:


「紅猴王!雖然今天你們出擊的速度比我們隊快上一點,但殺敵數還是比輸啊?」


部士刃莞爾,看著眼前這個現任「金雲部隊」的隊長-章雅羽,喝了口酒:「嘿!你可別忘了江軫的頭是我砍下的喔!頭功還是記在我們隊上。」


章雅羽舉手向老闆點了一杯啤酒,回應:


「是是是!也只有你這種瘋子,會做出單槍匹馬衝進敵人陣營的這種駭人舉動。」


部士刃笑道:「我把這個當作是你的恭維囉!我爸常說:『恐懼能摧毀一切』,只要能讓對方油生恐懼感,就有十拿九穩的勝算。而要產生恐懼感,最快的方式就是…」


「出乎對手意料之外的舉動?你最擅長『以一打百』的攻擊,就是這個道理?」


部士刃點點頭。


章雅羽語氣欽佩地說:「果然是曾當過『天河大將軍』的部建陽伯父會說的話,我也是敬仰伯父的事蹟,才決定加入神翼族軍的。」


章雅羽從老闆手中接過自己的啤酒:


「不知道還有沒有機會,可以再去你家聽聽部伯父的教誨?」章雅羽看了看部士刃。


「呿,你少來!你去我家……主要是要找我妹吧?整個石屏原都知道,你想追我妹。我先在這裡嗆明了!想要跟我妹在一起,得先打贏我!」


「這……哥哥,你就通融點嘛!我發誓我會好好照顧詩婷的,哥哥~」章雅羽怪模怪樣地撒嬌。


部士刃白了他一眼:「你叫誰哥哥!別亂叫!」


兩人哈哈大笑,讓自己與對方的酒杯豪邁地敲擊。


 


酒館熄燈。


部士刃與章雅羽蹣跚走出。


「你…還要值勤?」部士刃微醺。


章雅羽笑道:「欸,我們兩個喝的杯數是一樣的,你怎麼已經有點小醉啦?」


「呼~還好啦!還撐得住,至少到家…沒問題!」


「那我就不管你啦!我要上工去夜間巡邏啦!」


「再、再見!」


部士刃打著酒氣揚昇的哈欠,一步一步走回部家官邸。


雖說石屏原是新兵培訓場城鎮,但其生活機能與住宅環境皆是相當完備且便捷的,因此還是有許多尋常百姓與退役軍官定居於此,可謂是座軍民一家的城鎮。


部士刃搖搖晃晃地走至一間格局典雅的大屋前,敲了門卻沒有回應。


他目光眩瞀在門外嚷嚷,卻還是換來一片死寂。接著,他使勁推了推門,發現竟然沒鎖,便邁入中庭。


說也奇怪,平時的部家官邸一到晚上,總是會用明光石照個燈火通明的,可是今晚竟是一片反常地烏漆嘛黑。


「咚!」


部士刃才踏入中庭沒幾步,就踢到一個沉甸甸的長狀物體,害他差點跌倒,正要破口大罵,卻嗅到了從腳下傳來的一股熟悉、噁心、戰場上獨有的味道……


血腥味!


部士刃連忙取出腰間的明光石,摩擦出光線趕緊照向那沉甸長物。


屍體!一具胸口插著利劍的女性屍體!


明光石發出陣陣光芒,可微微看見屍體上掛著一張毫無血色的臉,但那是部士刃再熟悉不過的一張稚臉。


婷啊~~~~部士刃悲吼,將妹妹的屍體擁入懷中,熱淚滂沱,心頭又痛又苦。


「嗚嗚嗚……」他任由眼淚狂流,將屍體輕放,正要起身找尋其他家人是否安然無恙,一個手持長劍的人影從大廳緩緩走入中庭。


誰?你這個狗雜碎到底是誰?部士刃大喝,隨即用明光石往人影一照。


持劍者正是自己的父親-部建陽。


「爸!」部士刃驚喜,想必父親定是逃過這次死劫,說不定還把仇家給血刃了。


但眼前的景象,卻把部士刃很快地拉回現實。


部建陽清淚懸掛、神情呆滯,臉上及身上都染滿鮮血,口中喃喃地說:


「刃兒…刃兒……我、我好怕……刃、刃兒……」


「……爸?」部士刃從沒看過父親這種怯懦模樣,一點都不像曾是個威武軍人該有的神態。


「我…接到通知……由於…神翼族可、可動用的軍隊人數…僅能保護天帝所在的天亞西城……今天下、下午天帝已經下令…要捨棄石屏原城,他們要我們自生自滅啊!沒有援軍!沒有援軍啊……」


部士刃駭然,他一把抓住部建陽,大吼:


「你做了什麼?爸!你做了什麼?」


部建陽痛哭失聲:「嗚…這、這樣做是最好的……」


「沒有援軍!我們可以自己打啊!我今天又勝了!你知道嗎?我勝了!只要有我在,絕不會讓魔狗動到石屏原的一根汗毛!


部建陽用力甩開部士刃,近乎歇斯底里地說:


「你今天勝了?明天呢?後天呢?沒有援軍…沒有糧食的補給…我們就只能等死!你懂嗎?」


「那也不能……」部士刃跌坐在地,兩眼無神地看著眼前這個和自己流著同樣血液的滅門兇手。


「你、你知道……我在任職天河大將軍的時候,殺了多少魔狗嗎?我…太瞭解他們手段的兇殘,你以為…當他們攻下石屏原後,有可能會饒過我們這一家嗎?……」


「那、也不能……那…也不能……」部士刃像是個壞掉的機械玩具,不斷地重複同樣的詞彙。


 


「現、現在……只剩一件事情要做!」


部建陽再次舉起早已沾滿鮮血的長劍,


揮下


      



    
5月1日(六)-「預計」xyz軟體補給站連載再續






話說我姊夫看到上一篇預計連載的日期…問了我說:「日期前面是不是少加了一個『2』字啊?」


(笑)~唉唉…拖稿啦~


 


來談談呂布的跳槽事蹟…


三國演義裡,張飛最曾罵呂布「三姓家奴」…的確,呂布是認過好幾個義父…


xyz軟體補給站
(有一說…殺死董卓後,呂布也認了王允當義父……)


似乎當他義父的人…果真都不長命啊~


陳某表示他所覺得的呂布,是擁有現代人的價值觀…卻生錯了時代,就好比一家公司你做不順手,跳到另外一間公司做……這哪有什麼不忠不義可言,不過古早的中國卻不接受這樣的事,他為呂布大感無奈……


不過我的看法是…有人跳槽到另一間公司,順便把原本公司老闆的人頭帶上的嗎?


所以不是呂布的價值觀不被世俗所接受,而是他做的事情過於泯滅人性……


話說回來,三國時代跳槽者有在少數嗎?賈詡、甘寧……姜維等多的都是跳槽的人,卻只有呂布背負這樣的罵名,所以問題應該不是出在他的價值觀,而是他的行為。


《三國演義》裡的呂布-見利忘義、有勇無謀,《火鳳燎原》裡的呂布-精於算計、狼子野心。


那麼,我心中的呂布又是怎麼樣的呢?


 


    


發表留言

秘密留言

自我介紹

Author:tcsooatt
歡迎來到FC2部落格!

最新文章
最新留言
最新引用
月份存檔
類別
搜尋欄
RSS連結
連結
加為好友

和此人成爲好友